第92章:愧疚(1 / 2)


夏千遇面上一副倔强没有挽回的余地,可想到言方泽待她的好,还有言墨虽然冷冰冰的,但是也帮过她很多次,心里也不好受。

——为什么要对我好,要是对我很不好,我心里也会好受些。

她不知道她矛盾又挣扎的心里,没有遗漏的落在言墨的耳中,言墨心中的烦燥淡了些。

宴会上发生的事,他并不在意,言家现在的位置,已经到了不是一个继女出点丑就会让人议论动摇的位置。

何况吕芬原本就是个继室,真正算起来,也不是言家的人,又岂能言家相提并论。

车慢慢的靠边停下,言墨又扯了扯衣领,靠背往后放了放,靠过去,“在你出门的后脚,方泽打电话说了你的事,很担心你。”

“噢。”夏千遇淡淡应了一声,若无其事表示一点也不在乎。

——其实也不是非要穿那件裙子出去,当时我可以找言方泽给我做证,虽然最后吕芬还是不会相信我。何况事情背后的真相我也想查出来,若真是我想的那样...可是,那只是我的猜测,我说了他们真的会相信吗?

夏千遇沉默了,再也没有刚刚把什么都不当回事的样子了,心里越发愧疚。

——我为什么非要证明给吕芬看呢,最后让关心我的人担心,夏千遇啊夏千遇,你可真是蠢。不配得到别人的关心。

——一直觉得言家人假惺惺,可最后担心我的人是言家人,出来找我的也是言家人。

这样的事实,夏千遇很矛盾,她想过让自己融入言家,哪怕想亲戚那样的关系也可以,不去怨恨躲开,但是……似乎并不容易!

“大哥,其实...我觉得这次衣服的事,不是我妈妈做的,她好面子,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犯糊涂,我觉得是家里保姆做的。”夏千遇往前看了一眼,车里很黑,什么也看不到,可她知道言墨在听,“平时除了上学,我都呆在房间里,和保姆接触的也少,不可能和她们有矛盾,我猜是不是有人让她们这样做的?”

“你觉得是吴家人在背后搞的鬼?”言墨直问。

——马上就能猜到。

夏千遇也惊呀到了,“大哥怎么猜到的?”

言墨没有回她,只问,“你是想在宴会上穿了这件衣服之后,第二天想看看吴家会不会送衣服上门?”

“上次我救吴忧的事,吴夫人上门,她在衣服上嘲讽我,被我怂了回去,她有身份又岂能容忍我一个孤女羞辱她,这次我看到礼服时就觉得有些奇怪,后来想着穿出去丢人,若是吴夫人做的,她第二天一定会上门来嘲弄,甚至还带着衣服来。”

“以董叶高傲又自负,做了这样的事,确实会上门,甚至得意忘形之下,或许还能承认。”言墨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面坐着的女孩。

董叶?吴夫人吗?夏千遇了然。

娇弱又软,把人看的到是很透,性格摸的也很准,不过一吸间,想到她对自己的误解,言墨眉头轻挑。

“你看到衣服时真的没有误会是你妈妈准备的?”

夏千遇乖巧又认真的回话,“没有误会呢。”

夏千遇抬头,这才发现言墨不知何时回过头来,借着车外的灯能,终于看清了他的脸,他面容清冷,眼里却隐隐带着笑。

那眼神似在说‘接着编’。

夏千遇:.....

那种说谎被戳穿的感觉很不爽。

——明知道我不可能说真话,还故意问,就是想看我笑话是吧?原本还心里有些愧疚自己擅自做主这样做,现在呵呵...

——真是让人很不爽。